365体育网站

学校概况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速递
新闻速递

【湖工精神大家谈】湖工精神大家谈之十九

文章出处:党委宣传部  作者:  发布时间:2018-09-29

永远的精神财富

——回忆几位湖工人的故事  

外国语学院  陈认真

24年前我来到湖工,听说到的第一个湖工名人,就是周克定教授。周教授在电磁理论方面卓有建树,提携后进有口皆碑。他治学严谨,长期扎根湖工,桃李芬芳;他数学和英语功底都特别扎实,对于课堂教学也一丝不苟,经常提前进教室,欣赏上一节课的老师所留下的板书,如果发现有一些英语语法或者数学公式推导方面的瑕疵,他会指出来进行讨论。曾经有幸与周教授有过一面之缘,这是一位须发皆白,颇有仙风道骨的老人。他有善于倾听的耳朵,有和蔼慈祥的眼神,有时刻保持对科学问题的敏感和对科学探究的孩子般的好奇心,有春风化雨泽被后生的赤子情怀,是学界楷模,人生大导师。

记忆中的徐景炫书记,是一位小个子老文青运动迷。徐书记说话喜欢引经据典,侃侃而谈,说到兴奋处,唾沫横飞,扑面而来,让你几乎有一种要撑开一把雨伞阻挡唾沫袭击的冲动。他讲话略显啰嗦,但又言之在理,细思深以为然;关心年轻人的时候,有点婆婆妈妈的面面俱到,但你丝毫不会怀疑他的真诚,热情和耐心。徐书记一段时期住在北区临时的简易招待所,晚饭后喜欢出来运动,酷爱排球,虽然球技很差。他和我们一起打排球,多半都是突然加入中途杀进的,比如说把打出场外的排球帮忙捡回来,用这种“学雷锋”做好事的方式,就顺势地自自然然地跟大家一起同乐起来,谁都没有注意到他究竟什么时候来的,有时候穿着短裤背心,有时候打着领带穿着西服,有时候是刚开完会,有时候口里竟然含着一只包子……这是一位可以当球友的好领导。

湖工的许建民督导,一位白肤圆脸中等身材的老人,乍一看有点像一尊弥勒佛,又有点像民国时期的孔祥熙,走起路来象坦克一样滚滚向前,气势如虹。许老的工作任务之一就是检查学生和老师的迟到早退等,是我最怕的人,因为我有晚上熬夜早上睡懒觉的习惯,如果早上安排有课,就会有迟到之虞。其实,许老是非常可亲之人。有一次上公选课,220人的大教室,我那天有点拖堂,许老站在大教室后面,听我讲了大概七八分钟。结果, 我刚刚宣布下课,许老就象毛主席一样,向我招招手,让我过去。我顿感不妙。许老师说:“小陈啊,你讲课讲得非常精彩,就是声音太大,你一说话,整栋教学楼,都不能上课了。”然后建议我以后把话筒音量调低一些,还说,年轻人爱岗敬业固然很好,也要注意身体,保护好嗓子,注意健康和休息。临走,许老把教室黑板擦得干干净净,说方便别的老师明天上课,还顺手把灯泡关掉,说要节约用电。

记忆深刻的人当中,还有我的领导、原基础课部主任杨唐禄教授,生物工程学院奠基人之一邱雁临教授,学校校报的陈浩然编辑和李枫记者,我的同事魏杏元老师,以及因见义勇为而牺牲的我的学生萧栋栋……他们总是那么鲜活地出现在我的记忆中:杨教授一脸的知识分子的儒雅谦逊和小心翼翼还有一丝不苟;邱教授总是一身白大褂潜心于实验室研究;陈编辑和李记者为了我做的一次好人好事见报,多次找我和保卫处核实一些细节,生怕有疏漏之处;魏老师对学生的爱,对工作的激情投入和认真负责;萧栋栋的青春,阳光,帅气和大男孩的腼腆羞涩,以及1999年长江大桥下面那冬天里勇敢一跃的救人壮举……

斯人已去,时光渐远。如今,这些美好的身影,虽然离开了依旧熙熙攘攘的校园。但他们留给湖工的,是永久的精神财富,那就是:对知识的热爱,对事业的执着,对朴实生活的坚守,对生命大爱的追求,对巡司河边这片热土无怨无悔的倾心付出和永恒眷恋……